我崇拜的母親大人

2020-02-27 565 0

我今年 34 歲,身體素質一直都還是可以的,小毛小病從來都沒什麼。但由於生活習慣差,從幾年前開始頸椎間盤突出+骨質增生就找上了門,終日頭暈目眩,隔三差五就頭痛欲裂,手掌麻木,再加上過敏性鼻炎、咽喉炎,每天早晨醒來就已是折磨,更不提偶爾晚上會因為頭暈醒來失眠,前年也因為工作關係,腰椎間盤突出,腰肌勞損也恢復了好長一段時間。

以上的種種,目前醫學上只能緩解不能完全康復的病症讓在疼痛當時很想要輕生,我會覺得,未來的幾十年每一天都要在病痛的情況下繼續苟延殘喘,而且病情只會因為歲月逐漸加重,真的是不太想這樣活下去了。

所以在這個時候我就會不停的想著,忙碌的大家為什麼總是這麼的有活力、有動力,有病痛的肯定不會只是我,但為什麼大家卻能對生活充滿信心,而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我的母親。

我和妈妈在 Katmandu

 

我的母親從來不是一個聰明的人,可以說是一個智商、情商都不在線的老人,從十幾歲起我就時常因為她的愚鈍被氣到怒吼(也的確是我缺乏耐心),但她卻是我最敬佩和最愛的人。

我的母親生於 1958 年,按她的話講,就是三年自由災害的年代,她生下來就有軟骨病,這對本就資源不充足的家庭來講是不小的打擊。那時候鄉下正值瘟疫爆發,母親的幾位兄長姐姐也相繼因感染而離世,外祖父看到生下來軟綿綿的母親也動過放棄這個孩子生命的念頭,一來孩子的情況,抵抗力也不知道能不能扛得住瘟疫,若是染上病傳染給家裡僅剩的兩個孩子那損失就更大,二來軟骨病這個病除去大量營養補給不說,還需要時刻有人照看著孩子,按照當時家裡的人力物力那是不具備條件的,因此想要放棄也在情理之中,但十月懷胎的母親總是最捨不得孩子,外祖母的愛女心切還是把母親給留了下來。

母親直到 3 歲還不怎麼會走路,一直需要吃魚肝油、鈣片,讓骨頭能夠生長好,我並不知道這對她後來的那些病症有沒有影響(肯定是有咯),成年後,她除了比舅舅、姨媽、外婆矮一點之外,其他並沒有什麼問題,真是感謝外祖母當時的決定。

妈妈 49 岁生日在切提拉米苏蛋糕

 

我小時候能記得最深刻的是母親腰部那 30 公分的刀疤。她出過一次車禍,被卡車剮蹭到了,踝關節粉碎性骨折,那時我大概三歲,至今都記得祖父急匆匆跑回家通知大家的樣子,母親因此在醫院住了很久,而我童年時許多的記憶也都是在醫院與護士們在一起,也有零星父親帶著禮物和我去主治醫生家拜訪的記憶。直到十幾歲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母親被卡車撞傷的只是腳踝,腰部椎間盤突出則是好幾年的頑疾,再加上懷我給脊椎帶來的壓迫就更加的彎了,而正巧車禍有了假期,父親也表示總得治療試一下,大不了坐輪椅他推她一輩子,所以就鼓起勇氣把手術做了,母親也因為這一件事的牽絆始終沒捨得與父親離婚。

父親 91 年因為在國內做生意失敗就找關係出國工作去了,後來的幾年裡,給家裡寫過一兩封信,打過一兩個電話,發展的並不好,對家裡沒什麼資助,我知道他的難處,從不責怪他。母親在那進十年裡扛起了又當爹又當媽的重任,為了我學會了騎自行車,為了我學著做飯做菜(我也是才知道她不會這些的),下崗後家裡經濟條件一度拮据,甚至有时候還需要外祖母的資助救濟,但我的童年和其他孩子相比什麼都不缺,她總是盡她所能的滿足我的需求,帶給我驚喜。

00 年我和母親一同去了西班牙和父親團聚,雖然看似尋常的三口之家的生活,卻是我人生中最枯燥的日子,我甚至都想不起來有任何的除了上課下課以外有意義的事,07 年底,我因躁鬱症便任性的決定留在上海工作生活,當時母親很難過,打過幾次電話哭著勸我回西班牙,還說如果我回來就給我買心愛的自行車(笑),我都拒絕了,內心其實也挺痛的,但那真的不是我能夠繼續生活下去的環境了。而後母親和父親的生活也並不好過,年過半百加上西班牙經濟危機,雙雙失去了旅店的工作,倔強的母親便扔下了固執的父親,離開了生活了 9 年的小島,去投靠在巴塞羅那的姐姐那裡開始新的飯店工作,一家三口從此分道揚鑣,各過各的,不過母親仍然會時不時的給我些錢,怕我生活困難,雖然也曾經因為我的出櫃放棄過我一陣子,我想那也非她本意,她也是需要時間去消化這件事的不是嗎?

2008 年我回到西班牙时给妈妈照的相,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一张

 

在巴塞羅那工作了進 10 年,母親一開始很少回上海,後來給自己定了每年回來一個月散散心的計劃,我是清楚地,說是散散心,其實她年紀大了,身體不是那麼好了,聽了身邊一些同齡人得了重病去世了,也是會害怕,自己語言又不是很好,所以『散心』其實就是回來看看醫生,休息一下調理調理身體狀態,好在都還只是硬毛病。

去年她回來了半年,為了裝修房子,也為了把身上的一些不舒服看一下,之前骨折後,那邊的醫生技術不佳,骨頭接的錯位,血管狹窄手麻都想治療一下。這兩年我也覺得她越來越心急了,看病總是想藥到病除,也被我說了好幾次不要去那些私人醫院、診所、中醫館看病,她也是真的委屈道,想要病好,想要手不麻。而老房子裝修期間,她又多次發生眩暈嘔吐,最後查出是頸椎病引起,因此加上手臂血管狹窄疏通,那半年裡就做了兩次手術,著實心疼,而機票到期的那天,在我一再勸阻的情況下,她又毅然決然的回去西班牙上班去了,我知道,她是因為裝修把錢花沒了,想再去賺點回來。

今年一月,她又為了參加我堂姐的婚禮飛了回來,也為了和分開快十年的父親聚聚吧。這次她腳踝的積水更嚴重了,檢查了一下醫生說是嚴重關節炎,預定了過完春節去醫院手術,怎料武漢肺炎爆發了呢,我還是不讓她去手術了,機票也被無限期延後,天天讓她好好的躲在家別亂走動,對腳踝也好。

参加堂姐婚礼的妈妈和我

 

所以我時常在想,帶著病痛的母親哪裡來的活力和動力每天這麼努力的工作著,我看不懂,更是心疼她,她和我父親截然不同,雖然兩人都執意回西班牙生活工作,但母親永遠都想著踏實工作,想著用勞動力換取金錢,我從來沒有見過她偷懶,她總是說『只要還做得動,就做下去唄』。或許她與我、與父親相比是笨的,也因為笨、一根筋、不動變通,她不會投機取巧,不會好吃懶做的依賴社會救濟補助,更不會去思考太多人生哲學,一心的踏踏實實,這就是一個人該擁有的最美的品質,而這就是我的母親,愛她。

 

 

-- 被隔離了一個月,比平時更想念老媽的伊桑留。

©伊桑的笔记 版权所有 | 如未注明 均为原创
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本文原地址:https://www.imethanw.com/living/my-dear-mon.html
本站存储于RackNerd服务器,打开链接获得优惠价格:https://my.racknerd.com/aff.php?aff=6966
赞赏

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

广告
Lingoda

相关文章

從那些生命中路過的女孩裡找到自己 — 序言
打字機
我家小老太太的生日
自己的路,要學會自己走
最近有一些累
又過了一個尋常不過的日子

发布评论

請輸入答案 (必填) 限制時效已用盡。請重新載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