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惑之年不見得是一種理想狀態

2019-05-04 664 0

中國人常說的“不惑之年”就是差不多人活到四五十歲,之前幾十年那些困擾啊,煩惱啊,都不再執著,不再疑惑了,說簡單點,就是什麼都看明白了也看淡了,讓年輕時的我總是有些許的羨慕。但而今我在三十出頭一些的年紀,似乎已經看明白了80%,對許多的事情也是不太在乎,然而我卻並沒有想象中過得那麼悠然自得。

最近一直在回憶過去的一些片段,就在我意識到自己心理狀態不佳的時候。我想起了十幾年前,也就是我放棄學業那會兒,那時候我是得了中度抑鬱症的。對當時的生活感到無望,對所有的事物失去興趣,在上一年優異成績的反襯下,那兩年的自暴自棄,逃避面對同學、朋友、老師,嚴重的學習無能讓我最終放棄學業,只為回到祖國,逃避那個壓抑的生活環境。

回國之後的那一年裡,我的精神狀況好轉,可能新鮮的事物,有歸屬感的環境的影響,那一年我過得很好,直到一年後再次返回西班牙,當時交往中的L小姐沒過幾天就劈腿,而我礙於未出櫃的身份,每天在打工時極力壓制自己難過的心情,用心理暗示的方法麻痺自己度過了半年,等待再次回到中國。

但回國後一開始的幾個月也並不好過,5個月裡經歷了與L小姐復合到再次遭劈腿分手,因為當時一個人住,不需要太壓抑,我獨自在家哭哭悶悶的過了一陣子,也有三兩朋友陪伴漸漸也就恢復了。之後空窗大半年,期間面對一次當時不小的失業與經濟問題,加上家人對我身份的否定,生活壓力一下子大了不少,但都沒有對我帶來太大的心理影響,我也決定再也不會回西班牙定居。

隨後有了一段今生時間最長——長達4年半的感情生活,但真的也不是很平靜,前前後後也被Q小姐劈腿三次有餘,用我的話來形容就是,每次在我覺得這段感情最安逸的時候,就有波瀾要起,前幾次可能我還會有些反應,到了最後分手那陣,我想我對這段感情已經完全死心,對Q小姐也完全不會報任何希望了。這是一段時間很長,也令我變成更好的人的經歷,但是這不是一段有結局的感情,雖然後者現在經常會跟我講後悔分手,但那又如何?我雖然變成了更好的人,但是這一顆抑鬱的種子正是最終分手時種下,埋了4年,現如今開著花結著果折磨著我。

我曾經一度想要寫一篇日誌,來敘述自己是如何在7天裡,從一段4年多感情中脫出,但現在看來這並不是一個好的例子。我曾經以為自己跳過“生氣、傷心、墮落”這三個階段,直接到“想開了”是一件很棒的事,現如今才驚覺當時潛意識里壓抑了所有的悲傷,我把所有被劈腿的憤怒,失戀的痛苦,4年生活的艱辛一下子吞到了肚子里,不讓任何人知道,謝絕任何人的慰問,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完美從一段失敗感情中脫離,扔掉了一個垃圾人,卻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其實正再一次的把自己的情緒禁錮在牢籠之中。

在接下去的至少兩年裡,我沒有再讓任何人進入我的內心,我告訴自己一個人挺好,我不需要另一個人來給我的生活添加麻煩,也一直自認為過得挺瀟灑,單身貴族自居。以419解決生理需求,只進入身體不進入生活是當時的彼此默許的規則,記得記不得名字的我也忘了多少。隨著激素的效果日漸突出,自信心的提升也是一點,拒絕了一些對我有意思的女孩子,也開始覺得其實從頭到尾,我也不懂愛一個人是什麼感覺,也沒被人愛過,不如就愛自己最好,把心思也全都放在了賺錢和手術上,完成自己的人生目標。綜上所述,我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已失去了情緒,我甚至覺得是個很脫俗的狀態。

我忘記了後來為什麼和C小姐開始交往了,在她身上花多少心思是不見得,花了不少錢是真的,或許只是為了滿足虛榮心吧,所以最後她對我冷冷淡淡,離開她也沒覺得有多不舒適。但是與C小姐交往的確不但沒讓我變成更好的人,反而倒退了不少,以至於令我一時間都無法好好與Z小姐交往。

雖然C小姐並沒有直接傷害到我什麼,但與她交往的中期開始,我的精神狀況就每況越下,精力不足,注意力難集中,工作、興趣動力嚴重下降,很多事情都開始能拖就拖,孤獨感與日俱增,失眠也變成家常便飯。

我開始一遍遍的問自己,為什麼這個世界人來人往,而我卻永遠感覺自己是唯一的存在?為什麼我總是形單影隻的一個人?我開始回憶過往的瞬間,卻在記憶中找尋不到有人在我的世界里有所停留,人們行色匆匆的在我的世界裡路過,忙碌得關心著自己的事,都來不及也沒興趣來看看我的內心,可是啊,又有什麼好看的呢,我的內心一片黑白,的確是無趣的很呢。

我的人生到了如今,似乎已經沒有什麼驚喜在前方,沒有在乎的事,沒有奮鬥的目標,沒有什麼振奮的興趣。金錢從來不是我對人生的追求,對於目前在圈內的聲望也保持滿足的態度,感情一直都是我情緒的側重點,我也從來都是相信真愛,只不過真愛降臨在我身上這件事太奢望了。

雖然標題寫著“不惑之年不見得是一種理想狀態”,或許我還是沒到“不惑”的心境,還是沒有理解“不惑”的狀態,依舊在“疑惑”、“困惑”剛過三十的年紀,想著自己這個年紀為什麼已經感受不到樂趣,我或許更應該去找到方法發洩內心的喜怒哀樂,其實我也不懂我為什麼要壓抑自己,只是這件事似乎已經成了條件反射,我害怕發洩會給別人帶來麻煩,我害怕自己變成別人的累贅,也害怕自己的任何想法被他人否定,終日以矛盾的心理在做自我鬥爭。

我知道自己的狀態需要怎麼樣的幫助,也因此無望自己得到幫助的可能。我習慣了聽別人的煩惱,為他們提供心理上的支柱,卻沒辦法找到一個能夠為我指明明路、支撐我繼續砥礪前行的人,我想,我會留下這篇日誌,也是希望能在互聯網上遇見一個陌生人碰巧找到我,能夠給我一些鼓勵吧。

想起了曾經Q小姐對我說過,我是一個很清楚自己需要什麼而且知道怎麼去得到的人,但她卻一直都很迷茫。但其實清楚知道又有什麼好處呢?有時候迷茫不是也很棒嗎?我也同樣知道自己的需求是得不到的不是嗎?那這樣難道不是更絕望嗎?

©伊桑的笔记 版权所有 | 如未注明 均为原创
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本文原地址:https://www.imethanw.com/living/thoughts/some-resume-of-my-mental-health-2019-may.html
本站存储于RackNerd服务器,打开链接获得优惠价格:https://my.racknerd.com/aff.php?aff=6966
赞赏

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

广告
Lingoda

相关文章

克服自身弱点从直面弱点开始
對於性別認同我有事要講
盲目是最美好年紀的一劑良藥 – 從那些生命中路過的女孩裡找到自己
淺談傳統零售業與互聯網零售業銷售素養差異化
接下來的手術我還會想要做嗎?
記,與 Marian 的一次交談

发布评论

請輸入答案 (必填) 限制時效已用盡。請重新載入驗證碼。